寒衍不想出锅

杂食,慎关注。亡灵系更新

【Gramander】假如迟暮

深夜一口黑巧克力。


尽管巫师拥有着与麻瓜不同的血统与更为强大的能力,但时间对于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物种都是公平的,当有一天我并不再能轻松地剁开为角驼兽准备的肉食,逗弄完初生的鸟蛇将它放回巢穴之后双臂竟因为支撑这份重量过久而微微发颤。我突然意识到我已经有些年没有去世界各地,去外面的丛林里收集拯救奇兽给箱子的动物们增添新伙伴了。我对于动物的爱不曾减少,对于这一份理想的热情也从不曾消退,但我必须得承认我老了。从金属器具的倒影中可以看到我的头发从不善打理的凌乱,真的变成了一团枯黄的稻草。

再看看一边用珠宝堆成的窝里躺着的嗅嗅,依旧是乌黑油亮的皮毛橙黄色的嘴和小爪子,肚子上的口袋里还隐隐约约有些珠宝要露了出来,对于一切闪亮的东西有着最为强烈的执着。但我清楚得很,他不是当初那只在纽约的银行与珠宝店四处破坏险些暴露了自己是个巫师的嗅嗅了,不过它始终都是很幸福的,抱着自己的财宝某一天睡了过去就再也没醒来。眼前这只嗅嗅是我无意间救下的,我依旧没有给它起名字,并非比起别的动物对它少了些眷顾,而是我每当张口请说些什么的时候脑海中关于名字的方面却空空如也,满脑子都是那个四处偷鸡摸狗的小混蛋。听麻瓜说人是老了才会开始回忆过去的是吗?

再看看周围的动物们,自从Frank走后那个棚子我也太久没有精神打理了,有些破旧,不过他的得天独厚应该让他在亚利桑那州现在过得很好吧。对了,我得小心一些才不会踩到脚边的球遁幼鸟或是不小心碰伤一只护树罗锅,我已经有些看不清他们了。

好在这些活儿我干了几十年,太熟悉了。所以现在虽然有点吃力但依旧能每天照顾好他们,不过随着这样的发展趋势或许我得找一个年轻人来帮助我了。

我费了比以前更多的时间来完成这些工作,终于到了休息的时候,感谢albus教授还愿意给我这样叛逆的学生一个栖身之所,我从箱子里顺着木梯爬出来,用无杖魔法将箱子重新合拢锁上,弯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也是个费劲的活计了。

摇摇头有些无奈,看了一眼自己屋子里的陈设布局。坐到桌边拿起笔蘸了些墨水摊开信纸想写点什么,一边絮絮叨叨地自言自语。“安全部长也未免太忙,这些年就从来都没有回过信。还是说美国的奥罗都是这幅无礼做派?”

话至一半突然顿住,又恍然想起在1928年我还在准备《神奇动物在哪里》的出版事宜时由纽约寄来的死讯,干涸的泪腺阵阵酸涩却早已失去了它本该有的发泄功能。笔尖久久落在纸上墨水晕开一团,我却只是扔了这张信纸没有再新取。我的确老了,老到已经把一生该说的话都写进了信里。不知你看没看到,但我已经没有更多可说的了。

我再也出不了远门,哪怕只是看看亚利桑那州天空上自由翱翔的身影,哪怕只是在你坟前凭吊。但我没什么可抱怨的,作为一个与黑魔王对峙多次的巫师我能够活到老去已经是受到梅林眷顾,我比你幸运太多。

也许我就快见到你了,Percy……

“Newt?你又在这儿睡着了。”

随着那熟悉的声音响起,眼前的景色忽然变得愈发灰暗与朦胧不清……

是你吗?

“Newt…”

有些无奈的声音再次响起,只着一件单薄衬衣伏在桌上的青年才恍惚撑起朦胧的脑袋睁开酸涩双眼,加班归来的爱人一手已经快揉上他的发顶,另一手里魔杖顶端还散发着稳定而柔和的光。

“Percy…你回来了?”

正在努力试图摆脱着刚刚睡醒的状态,在脑海中慢慢回笼的记忆里搜索着对方晚归的原因。青年还有些迷茫的目光扫过爱人,梦境尚未褪去的余韵被勾起顿时眼眶酸涩,偏过头恰巧瞥见稿纸上一大摊水痕。

应该是被睡梦中流出的泪水洇湿的吧?Newt又是愣了数秒才匆忙想起掏出魔杖来个恢复如初,拯救下那些满是珍贵资料的稿纸。

而眉间早已有些疲倦神色的安全部长却全然没有催促的意思,嘴角挂着些笑意静静看着爱人睡醒时一番迷糊的样子。弯腰直接将人打横抱起不顾人一声惊呼走到床边才将他放在上面,接着直接用无杖魔法除去了两人身上多余的衣物。

Newt还以为今晚接下来又没办法好好睡一觉了,却感到身后的柔软床垫凹陷下来,Graves的手搭在他腰间呼吸逐渐变得平稳,随之还有一句带着气音的“下次别等我了,自己好好睡。”

“Percy…”

“嗯?”

“如果我们老了,一起回霍格沃兹好吗?”

“我陪你。”

一切重归宁静,这次南柯一梦不会再造访。

评论(4)

热度(49)

  1. 银狼王赫帝寒衍不想出锅 转载了此文字
  2. AlecNights寒衍不想出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