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衍不想出锅

杂食,慎关注。亡灵系更新

【ET】the Cold War

帮我打文的小天使的点梗!依旧是现代au


正文
无论是夫妻还是夫夫之间充满着情趣的小打小闹简直再正常不过了,但这事落在身边亲友皆知的模范夫夫身上还是有些令人大跌眼镜。埃尔隆德与瑟兰迪尔二人虽然不曾举办过什么盛大的婚礼或是在众人的见证下山盟海誓,但他们从在异国相识的那番奇缘开始到热恋、同居、磨合,一切看起来都是那样水到渠成,甚至直到一些亲友偶尔在瑟兰迪尔的社交网络账号主页上看到二人庆祝结婚十周年,大家才恍然意识到他们再次风平浪静地度过了七年之痒。这与其说是在他们身边的一对模范夫妻,二人相敬如宾,进退有度,被秀瞎的众人反倒更愿意相信这是一场过度真实的爱情电影,不过这剧情甚至都没有一波三折,导演编剧实在是太逊。

但人们比起相信身边真实发生的事情,似乎总是更乐于用自己的臆想将脑中的画面补充得更接近于他们心中一部奥斯卡影片的样子。比如这次,自从埃尔隆德出差回来后两人反倒毫无小别胜新婚的喜悦,他们已足有一周没有在午休时间共同出现在员工餐厅公然秀恩爱,这种事件发生概率丝毫不会高于他们所在的这家集团突然倒闭。于是员工们开始私底下八卦两位高管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其中受到支持率最高的一种推测竟然是二人觉得一直以来的风平浪静太过无趣于是决定制造一些小插曲。

只有他们自己清楚的确是有一场冷战正在那里进行,而一切的由头只是个有些难以启齿的幼稚原因。由于埃尔隆德出差在外那段时间按当地风俗留了络腮胡,回来之后竟不愿意剃掉,这着实引起了向来喜爱整洁的瑟兰迪尔一番不满。可最为出乎意料的是,在各种方面都较为退让的埃尔隆德这次竟在细枝末节上强硬了起来,不愿剃了自己花上几个月留出打理的胡子,于是遭到美人的冷待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一转眼就又要到了一个公休假日,已经在客房睡了一周的埃尔隆德想关或许这是修复两人关系的一个好机会,不过现在他是真的后悔了。由于瑟兰迪尔坚持拒绝私人游轮,于是现在两人的衣着,身高与气度在整个旅游团里实在显得鹤立鸡群。旁人伴随着窃窃私语时而投来探寻的目光通常都是落在瑟兰迪尔身上,而他本人倒是在那气定神闲地闭目小憩,良好的教养令埃尔隆德尽管心中醋意翻涌却并不便在公众场合如何发作,即使是偶尔想替人压下些帽檐或是竖起衣领,而分明闭着眼的人却像是能清晰看到一样毫不客气地把他的手拍开,目前看来冷战尚未结束,他的讨好对象依旧是不给面子。埃尔隆德只好无奈笑笑坐回原位。

这也只是些无关痛痒的小插曲,等到达目的地就好了。埃尔隆德这么安慰自己,摩挲着两腮的胡子索性也闭目养神。路上稍有煎熬的时间的确不是很久,等到达宾馆房间埃尔隆德才松了一口气,只是一个将行李外套摆放好的功夫,再回头一看,原本应是已经休息了一路的人此时却又把自己陷入了席梦思的床铺里,奶金色长发上的束带被扯开,随意铺散在法兰绒的深色枕套上。目睹这番美景也算是不虚此行了,埃尔隆德颇为无奈地摇摇头也坐一边的沙发上等着床上的人发出下一步指令。

眼看窗外天光已经是琉金中带上些红光,埃尔隆德本以为瑟兰迪尔会将往日懒散的性子发挥到底,没想到他竟在这时来了劲,打定主意这次是得好好赔礼的埃尔隆德也只有随着人去了距宾馆不远处的海滨。咸湿而温润的海风抚过裸露在外的皮肤显示着今天的确是个不错的天气,然而这也意味着一个并不太好的消息。埃尔隆德扫过一眼海滩边分布甚至称得上密集的游客少有几人看上去有要离去的意思,刚想询问瑟兰迪尔是否要等明日人少些的时候再来,转头时身边已没了人影。

要找到瑟兰迪尔并不令他感到为难,他只是向海边有些小小骚动的那一群人走过去,果然在一块岩石边找到了对方,眼前景象令他心口一颤,瑟兰迪尔的上衣与外裤已被随手丢在一边的岩石上,全身只剩一条平角游泳裤紧紧包裹着丰满的臀肉,不像身旁那些或许是热衷于日光浴的人,他通体如美玉般白皙,光滑皮肤包裹着流畅的肌肉线条。若放在平时这番诱惑无疑足以令二人第二天共同上玉迟到,但现在这样的景象也被周围众人尽收眼底。而引起这番注目的主角却只留给他一个漂亮的背景就径直走入海中。埃尔隆德得费些自制力才把目光从泛白海浪浸润可爱的脚趾漫过脚踝的景象上挪开。

于是埃尔隆德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都是在这样的煎熬中度过的,他无法阻止瑟兰迪尔此时的行为,因为那恐怕会为他招来更久的冷待,他不愿去看爱人如美人鱼般在水中灵动而健美的样子被他人看到的场景,这使他心中的醋意翻涌得快要溢出来,却双无法错过这一刻这样的美。埃尔隆德清楚得很,以对方洁癖比自己还要严重不少的性子怎么会真的喜爱这样的娱乐方式,在这场冷战中瑟兰迪尔再一次取得了上风,或者说自己从来就没有赢过他。

“不回去吗?”瑟兰迪尔不知何时已经上岸站在身旁,神情还是带着些冷意,但以埃尔隆德对他的了解当时就看出了他眼底藏不住的得意与显然快绷不下去的冷淡模样。再看向他的衣着,埃尔隆德实在是没有办法维持淡定了,在岩石上时沾染上夕阳余热的衣物全都被穿了回去却并没有在瑟兰迪尔身上发挥原本该有的作用,布料被身上的海水洇湿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胸肌、腹股,更可恨的是它竟还隐隐透出肉色。快被这一系列变故快要折腾到精神衰弱的埃尔隆德终于忍无可忍地牵住身边人的手步履有些急燥地往宾馆迈去。意料之中的被对方挣开并没有发生,他稍稍错谔地回头刚好捕捉到对方一丝还未来得及完全收回的笑意,十年来时有见到,但依旧惊为天人。

这些年来两人之间的绝大部分问题都是埃尔隆德妥协,这唯一一次称得上对抗的小插曲依旧是以显而易见的结局告终。但在某些方面就完全由不得瑟兰迪尔了。

度假第一天的夜晚是难得平静的日子,这个白天对于两个人来说过得都不算轻松,瑟兰迪尔此时难得已经睡得颇沉,暴露在外的皮肤依旧泛着淡淡的粉红,埃尔隆德从浴室走出来原本碍眼的胡子此时已剃了个干净,躺在他身边将人拥入一个带着些沐浴露气息与水气的怀抱也完全没能将他惊醒,只是眉心的刻痕仿佛更深了一些。

第二天清晨两人是在有些异样的状态下醒过来的,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数月不曾同房,二人又刚巧都没有自我纾解欲望的习惯,昨晚匆匆一次显然并没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在瑟兰迪尔还处于未完全睡醒的迷茫中时,埃尔隆德已经十分贴心地撩开他的浴袍下摆握住硬挺起来的柱体悉心照顾,毫无防备之下悦耳的呻吟即刻从浅粉色唇瓣间泄出,这无疑是最好的催情剂。

这下埃尔隆德彻底满意了,今天瑟兰迪尔为了掩饰住从大腿内侧、胸腹一路向上爬升到锁骨的吻痕,他颇为自觉地找了一处布满珊瑚的区域选择潜水,紧身的服装在勾勒出他漂亮线条的同时又将每一寸肌肤包裹得丝毫见不得光,而且今天他们找了一处鲜有人至的风景。

若不是埃尔隆德一番劝服,他甚至要仗着自谙水性连指导教练都不想要,这样的惊弓之鸟也颇为可爱。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