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衍不想出锅

杂食,慎关注。亡灵系更新

【冥迹】水形物语 [1]

一篇AU,蹦跶两下努力表示自己依旧活着。


依旧是平凡无奇的一天,玉逍遥在踏出办公室门的那一刻仍是这么想着,他抿起唇宛如吐泡泡一样在空气中发出“啵”的声响,引起了不少人侧目。不过这样幼稚的举动并没有能吸引太久注意力,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他这样赋闲。

没错,以一个过去最为优秀的特工的身份来说,如今只需要坐在办公桌前复习那些重伤期间被他错过的案件,确实屈才。但自出院试图回到岗位后,仅在等待手续办妥的过程中,同僚们即便是他不小心绊倒也要小心翼翼半天、担心是什么术后反应的状态下,加上那份无来由的写明了他患有PTSD的症断书,他只能暂时委曲求全,“先从较轻松的工作慢慢适应起来”。

这么说来,他也确实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来厘清思路,来寻回一些他所失落的记忆——也是他被诊断为患有PTSD主要的原因,除此之外,也就是少到令人担忧的睡眠时间了。

“废话,有谁在药物作用的终日昏睡结束之后,还能忍得住不去好好享受生活?”他本人这么腹诽着,一边在下班的路上继续规整着近日收集的丝丝线索,少得可怜,迄今为止也只能推出一个信息——那场他回忆不起的任务或许是这次失忆的关键,玄尊之死对他刺激过大确实是一个无可辩驳的合理理由,但他隐约觉得有些不对。而再欲探查,人们却不希望他了解到那次任务。国家机构的保密工作是不容挑剔的,故而他这几天闲暇时间甚至用上了看家本事也没有摸出太多线索,当然这也有皇儒大前辈压着他不敢太过嚣张有些关系,至少证明了他的推论。

夕阳从透着火烧一般的色泽到最终落幕没有花太多时间,等他在思索中踱回自己的小公寓,夜幕已经彻底笼下来。借着楼道泛黄灯光映入屋中,勉强的可见度展现出客厅内一片凌乱。他心中一紧,下意识担心的竟然是人觉好友送给他的那条热带鱼,而非个人财产或是一些藏在家中的小秘密。

所幸特工的本能并没有被后脑的那一下重击带走,他伸手想去摸别在腰间的手枪、却只触到皮带的冰凉,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文职,只好心中暗骂一句,将皮带解开、一端在手上缠了两圈也算作防身武器。

鞋底轻巧地与地板接触,但水声仍暴露出他的方位。颇有不满地嗤了一声,他索性放弃了无谓的掩饰,将更多精力放在了随时应变与还击上。

地上有不少碎玻璃碴,他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背肌发紧,随时都能给藏在暗中妄图偷袭他的家伙一记重击。不过未待老虎发威,前方角落里传来一身闷响,他循声望去才发现沙发后面不甚明显地倒着一个人。

“莫非现在的嫌疑人都不讲究犯罪素质了吗?晕倒在受害者家里可真算得上丢脸。”

玉逍遥一副丝毫不担心对方使诈的样子,将手里的皮带转着圈吊儿郎当就踱了过去,只是景象方入眼,皮带金属扣也发出了一声砸落地面的脆响。

他揉了揉眼睛再三确认自己没有做梦,才凑近慢慢蹲下,观察躺在地上的长发美人,和......那条与他家热带鱼颜色相近的紫色尾巴。

他咽了咽口水,因着脑中一闪而过的不着调想法,倾身靠近,欲仔细看看那条在月光下泛着瑰丽色泽的鱼尾,它就抽搐般弹动了一下,如纱的尾鳍带着鱼缸打碎翻在地上的水糊了他一脸。

“人造海盐加在热可可里味道不好,直接掺在水里更加糟糕。”玉逍遥呸地一口吐出了嘴里咸腥的水,如此结论道。

他这样嘟嘟囔囔着仿佛能缓解一下自己内心的尴尬,回头却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似乎有一小块鱼缸碎片扎进了肉里,他甚至都忘记了痛叫。那位长发美人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还自己撑起身,睁着一双懵懂的眼睛正一瞬不瞬望着他。

“十......十七?”

他下意识喊出了这个名字,只希望这条不知经历了什么的小鱼苗,不会记得这是自己闲到蛋疼时数着鱼缸鹅卵石给他起的名字。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