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衍不想出锅

杂食,慎关注。亡灵系更新

【Gramander】精神链接[4] abo

上一章:http://winter72.lofter.com/post/1cff098f_dced799

两人之间断开十数年的人生因为一个“小”意外在一夜之间重新补全,后半夜他们都是睡得香甜,Graves更因为MACUSA给他放的假期难得误了起床时间。若放在往常这并没有什么,可惜他甚至因为自己的终身大事忘了自己昨日收到书信中的内容。

Theuses与Graves的交情不必多说,再加上他的性子完全不似一个英国巫师办优雅而守礼。故而在轻微幻影移形的响动后,一个与Newt有几分相似但更加年长一些的巫师出现在了Graves的单身公寓的客厅内。

Theuses是个强大的alpha,当他出现在了这个屋内当即闻到一切不同寻常的信息素味道,其中一股十分讨人厌而又熟悉显然是来自友人,而淡淡的红茶香气夹杂在醇酒与黑巧中似乎很容易被人忽略但却让这个巫师面色大变。他甚至顾不得将手上稍显沉重的手提箱放下就直接冲上了楼,一脚踹开主卧门却愕然发现其中空无一人。这扑了个空的缓冲才让他的怒气稍稍消了一些,至少能让他较为冷静的用手打开了客房的门不至于吓到睡在Graves怀里的弟弟。

这是他自己的公寓,经过这么大动静的一番折腾Graves当然不可能继续安然入睡。所以当Theuses用几乎能冒出魔法火焰的眼神注视着再度侵犯了自己弟弟的男人时,Graves已经坐在床上用看不出情绪的目光安然与他对视。至于为什么Graves连动一动掏出魔杖的打算都没有,并非对于自己的实力太过自信。当Theuses一眼扫过正躺在他臂弯里睡得安然的的青年,见人面上并无痛苦神色倒像是有了什么慰藉一般安稳。他只能狠狠瞪上一眼用无杖魔法随手召来一把椅子坐在屋内也不打算离去。而看到Graves又用手里的被子把青年裹得更加紧了些不透露出一寸泛着暧昧痕迹的皮肤后,他的心情更加恶劣了。

整个屋子的气氛在两人之间几乎沉凝,就连家养小精灵也识趣地选择不去靠近。只有作业消耗了太多体力的青年却在那一无所知、睡得香甜,还时不时往搂着自己的人身上蹭一蹭令Graves险些失态。多年在野外的生存让Newt也不至于太过迟钝,他悠悠转醒时先是感到空气中的信息素有些不对劲,两股不太友好的alpha信息素相互纠缠在一起还带着一些收敛攻击意味。好在他昨晚刚刚历经过发情期还被Graves标记了,才不至于被空气中另外一个alpha的信息素影响。

等等…另一个强大的alpha?这里是Graves的公寓,格林德沃被捕后还有人能够怀着恶意随意进出这里还没有引起足以惊醒自己的争斗显然并不现实。联想到昨日Graves进入自己房间时告诉自己的事实,他身体禁不住抖了抖还是抬起头。当与坐在那里眼中明显带着怒火的巫师对上目光时,他条件反射地往Graves怀里缩了缩,这样的行为引起了对方更盛的怒火,他没有想到只是一个晚上时间自己的弟弟就学会了向着另外一个男人。

好在他的理智终究没有离他而去,Theuses看在这次两人之间的关系并非因为强迫而发生的份上。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掏出魔杖给那个夺走了自己弟弟的男人来一道绿光的冲动,但这完全不代表他能忍受昔日战友完全近似于挑衅的眼神。两人之间的交锋让气氛变得有些诡异,然而最终后到的以防还是失败了,只源自于一声并不算有底气的抗议。

“你们…能不能让我先穿上衣服?”Newt下定决定说出这句话时脸已经红得好像得滴血,那颗毛茸茸的棕色脑袋实在没有地方躲藏只能往Graves的胸前埋,青年丝毫不知道自己动作危险到让男人险些就按着他给那位哥哥现场表演一番活春宫。

“一会儿你们再给我解释你们到底打算怎么办。”Theuses丢下这句语气让Newt抖了抖的话还是走了出去,只留下这对目前看似还胶着着的恋人在屋内。

赞美魔法,不一会儿两人就共同出现在大厅里,只是Newt那不自然的神色昭示着刚才Graves在他穿上衣服时没少提供一些不必要的帮助。而Graves其实远不如他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笃定,毕竟他想要的是取得自己大舅子的承认并与自己的爱人共度一生,而不是再像上次那样对于意外的发生一无所知又徒然被分开。同样的错误在安全部长手下绝对不会发生第二次。

“Theuses,这次我不曾强迫他什么,也不会放手。”Graves伸手捏了捏身旁人的肩膀安抚情绪自己先开了口,话语是难得的直白。

开门见山通常是一种对双方都会感到很舒服的交流方式,但他的理直气壮让Theuses愣了几秒才冷哼一声回应:“难不成还是因为我弟弟救了你,而你自愿报恩?”

“你的弟弟已经是一个成年巫师,他能够明白自己在做什么,难不成你还指望像以前一样替他包办一切?”Graves毫不客气的反驳回去,句末显然指的是当年Theuses将他们两人强行分开解除标记并还对自己施用遗忘咒的事情。

没有料到一忘皆空竟鲜有的失效了,Theuses稍稍有了一瞬间的不自然,正准备开口继续说些什么却被突然冒出来的声音打断。

“哥哥…这次我和Graves…是我邀请他的。”
Newt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但语气中透着坚定,这样子甚至给让Theuses想起了弟弟在对待那些动物们时的态度。他也深知自己的弟弟在对于除开动物方面的大部分问题的模样就如同他外表的那样内向、不善反驳而少有主张。如果说之前Graves的话语还理他将信将疑,那么Newt这番表态就让Theuses明白的今后弟弟的心中最重要的位置里注定要多上一个人。不过接受事实是一回事儿,到底如何报复再放过对方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他可不打算让这个“欺负”了自己弟弟的男人那么容易就感到自己过了最难一关。

“看来Newt是非你不可了。” Theuses抬手揉了揉太阳穴一副颇为无奈的样子,才刚刚让Graves放下了一点心后一句话却又抛了出来,“我听说前段时间你被格林德沃绑架且替代了,没有人知道安全部长从什么时候开始、被掉包了多久。你的实力让我怎么放心将弟弟交给你来保护?”

这终于成功噎到了之前一直看似处变不惊的Graves,终于成功将了昔日老友一军的Theuses心底恶趣味稍稍得到满足也不如之前那样难说话了,但面上依旧是一副要严格审查对方的不变神情还将弟弟要再次开口帮对方说话的心思瞪了回去。o大不中留啊…转眼就为着夫家着想了,也不顾着抚养自己长大的亲哥哥。Theuses稍稍带着些琼瑶的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更多的精神还是要用来难为Graves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看到对方的眉头始终凌厉的角度发生了一些不可言的微妙变化。

这个问题的确成功难倒了Graves,格林德沃这样的黑魔王整个魔法界都再难以找出第二个,但如果只以这样的理由来搪塞爱人的兄长根本不可能说服本身存在着为难心思的人。思绪在脑中过了几遍后他最终选择以退为进。“Theuses,你到底希望我做到什么?”

向来能与自己分庭抗礼的战友如今终于明知有圈套而不得不踏入其中,Theuses脑海中早就有了名为“如何折磨弟夫十八式”的东西,但碍于弟弟还站在旁边稍稍有些身体虚软半倚在对方怀里,用那种小鹿一样令人不忍拒绝的眼神望着自己,Theuses的原则全都见鬼去了。尽管棒打鸳鸯这种事他的确做不出来,但这毫不妨碍他让抢走了自己弟弟的alpha灰头土脸一番。

“你的实力的确是有目共睹,但我的弟弟也不是普通omega。既然你向我保证能照顾好他,那照顾他的的动物也应该在你的职责范围之内。”Theuses看到他愕然的目光这才满意地将失踪攥在手里的魔杖收了回去,转过身就往他放在一旁的箱子走去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脚步一顿转回身来看着他们俩,“一周之后,我应该可以验收成果吧。独自照顾这些动物三天,在没有我弟弟的帮助下,我想作为魔法学院毕业的优秀傲罗你应该不至于这都做不到。Artemis,我住在魔法国会旁的旅馆。”后半句话语气轻柔了不少也少了恶质意味,显然是对他弟弟的交代。

看着英国巫师一个移形幻影消失的无影无踪,Graves才松了口气。神色少有的不是如在下属面前那样威严或是在自己的omega面前那样充满挑逗意味,他有些耷拉下来的眉毛被Newt回头时正好看了个分明,接着他就听到了一声忍俊不禁的笑意。好在这一番“折磨”也完全没有白受,他还得到了落在唇上的轻柔一吻。

还没来得及细细感受眼前已经没有了人影,原来始作俑者都被自己刚才大胆的行为羞得不行,甚至来不及用双脚走路直接一个幻影移形去了一旁的房间。体会着似乎依旧漂浮在空气中的那句“我会教你怎么照顾孩子们”,Graves寻着空气中淡淡的红茶香味向拐角处那间房间走去,毕竟刚被标记甚至有可能已经受孕的omega是需要alpha的大量信息素来安抚的。


久违的更新,不好意思。作者在这里为自己不知道写了什么鬼东西道个歉。
他们不属于我,属于彼此。

评论(5)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