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衍不想出锅

杂食,慎关注。亡灵系更新

【奉天逍遥】恋人与白色波斯猫 [上]

欠了许久的四百粉点文之一,长青的。



“不行。”
一只猫就算不吃猫粮也不能天天吃鸡腿和叉烧包,方卸任的法儒尊驾余威尚存,无视那双泛着泪光的紫色猫眼,果断地拒绝了玉逍遥用爪子在地上扒拉出的歪歪扭扭的请求。他站起身扫了一眼屋内陈设,已在他的一次次让步之后不服修者居处的清简。
君奉天的床铺一侧放着覆了了天蓝色织锦的软垫,墙角的猫食盆子过于洁净,俨然已被彻底弃置,取而代之的是案上较寻常尺寸小几号的碗与盛着清水的碟子。还有那团与衣物散乱在一起的毛线球,而始作俑者此时正趴在一旁毫无悔意,甚至探爪勾住师弟衣袖要求加餐。讨要不成便使出了以往百试不爽的招数——猫眼眨巴着就要落泪。只是这次在他的健康问题上,君奉天任他如何撒娇也不会有任何退让。


自从异变发生之后,这位好师弟便对他多家加看护,两人之间,不......一人一猫之间的亲密程度,比之在仙门争胜时还要更甚几分。他的要求鲜少被真正拒绝,难得被迫放下了职责,玉逍遥也乐得以各种方式试探出如今沉稳许多的师弟的底线,比如如今,以他对君奉天的了解自然明白今日要“忍饥挨饿”了。
只见白色身影灵动跃起,落进了那堆衣物中,完美地证明了他不胖、只是毛茸茸。玉逍遥抱着快散架的毛线球,用后腿蹬得开心,数次翻腾间便令本已是一团糟的衣物更乱几分,添上数十道肉眼可见的褶皱。他看到师弟的脸色果然又黑了几分,才适时收手侧卧在那里,身体展开露出雪白柔软的腹部,尾巴一扫一扫,模样慵懒。
堂堂御命丹心君奉天自然犯不着同一只猫计较,更何况玉逍遥如今变得格外幼稚。他见对方总算安稳下来,才无声地离开房间,末了未忘记打上一道发觉将屋子封住。他心知自己这样做,归来时必然会收获无声控诉的眼神数枚,但为防他这副模样在外时发生意外,也只有如此。


他步入天宙之间时,“天迹”已经在那里休憩,身形修长昳丽的仙者却偏要将自己蜷作一团,为了尽可能不加束缚,这具身体如今只着一袭里衣,还被人蹭开得七七八八,白的晃眼的长腿与半片腰臀皆暴露在空气中,床榻准备得极软,人儿便躺在一片辐射状褶皱汇聚的正中央。
将人唤醒也无用处,如今天迹体内那只猫的魂魄便是初开灵智也讲不出个所以然,他来此观视只是为了确认无恙。安下心后君奉天便赶往藏天壁,欲在仙门藏书里寻出这魂魄互换的解决之法。


对于这次主动前来的竟然是二师兄而非大师兄,云徽子在欣喜之余也适当表达了疑惑。对此,君奉天只言对方有要事在天宙之间闭关,而自己卸任不久,便被拜托来担此责。他十足不擅谎言,但好在小师弟对于自己崇拜的二师兄自然不作有疑,来仙脚的人们则是慑于法儒积威。总之,寻借口本是一桩麻烦事,一番巧合之下就这样被轻巧揭过。
沉思之间,两人已到了藏天壁,先前天际来寻书时的斑斑劣迹早在云尊心里留下刻痕,此时即便心智眼前人是沉稳的二师兄,仍下意识抖了抖。他轻咳一声掩饰过方才一瞬不自在,开口询问。
“二师兄今日前来,是要寻找哪一类书册?我......”


云徽子话未讲完,君奉天已抬手招来壁上一本书籍,未忘记“嗯”了一声回应方才的话语,这样的反差令云尊一时站在原地发懵,而君奉天则心神已浸于方才寻到的那本书内,一时此处静默无语,只余翻书声。
君奉天是人鬼之子,对于魔气的感应也更为灵敏,他方入藏天壁便觉这册书有异,云海仙门邪魔难近,魔气出现在此自然极不寻常。而果不其然,这本书中记载着一些玄尊早年所收集的邪法禁术,还魂之术赫然也在其中。一切得来似乎太过容易,君奉天望着书中字里行间都透着诡异的描述陷入沉默。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