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衍不想出锅

杂食,慎关注。亡灵系更新

【奉天逍遥】狐言 [1] 道士奉天x狐妖逍遥

先碎碎念几句,不知道算什么au,本文为养成系,温水煮青蛙,虽然不知道哪一方是青蛙…不吃慎点。


正文

再往前走一些就是这个国度最边缘的一座村庄,再往前就是以妖类为主的国度了,擅自闯过极有可能破坏至少表象上千年来的和平,故而君奉天的游历自十年前至此终于临近归期。

这本该是件乐事,但上天似乎并不打算让他的归途就此一帆风顺。当他踏进这个村子时竟未看到一人在屋外,每走数步却总能感到从某处投来的不明意味的视线。他并不喜欢整个村子透出的诡异氛围,欲除了妖迅速离去但这里的村民并不太配合提供讯息。

君奉天走遍了大半个村子才在一处草屋前拦住了一位老人,他尽量让自己的嗓音显得缓和些才开口。

“老人家,请问这村落是发生了何事?村民白日竟也闭门不出。”

那老妇人身形本就矮小更加佝偻,昏聩的视线先是落在他垂落的雪发上有着一丝惊惧,在抬眼看到衣领上修着的八卦与颇具正气的面容之后才小心翼翼地开口。

“这位道长…还请与老身进屋再说吧。”

君奉天看着她只是说出这番话也要左顾右盼的样子,叹口气未再为难,只是微侧身进了那处窄小的门扉。老妪在他身后小心翼翼插上门闩,又合了那扇露着天光的窗户仿佛才安心一些。听着她断断续续的描述,君奉天才知道近来这村子被山那头的国度流窜来的妖物侵袭。最初不过是村里的一些衣物与肉食时不时失窃,这边远乡村里的人们遭偶尔越界的小妖折腾惯了,除了夜间将门闭得更紧之外也无其余防备措施。

待真正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时一切已然显得有些无法挽回,村长因为突如其来的怪病高烧卧床不能清醒,一群庶民失了领导者场面更加混乱不堪。村中仅有的几家乡绅乱哄哄凑出了一些银钱去附近道观请来了几位道长,但最后无不是疯的疯残的残、大败而归。毕竟世上大多平凡人,修道于他们而言也不过延寿数十年,自然是得好好享受一场才不枉走过这一遭,故而这敛不到多少钱财,灵气也稀薄的偏远地界自然也请不到什么真正有本事的高人。事情传开之后,这十里八乡一时无人再敢承这一村的委托,唯恐得罪了他们完全未能摸清底细的大妖。而村中人大都是在此土生土长的农户,为了田地自然逼不到极处不敢举家搬迁,前前后后不到一月,这村子就成了君奉天来时见到的这副模样。

身为修道之人,君奉天一路游历本就是为了斩妖除魔,既然至此见到这番惨状自然无视而不见的道理。他应承下了替他们除妖的任务,婉拒了老妇人要请来村中其余人为他摆宴送行的请求,趁着尚未有什么动静或许还未惊动妖物就只身一人往山中行去。

将人类国度与妖物天地隔开的山岭并不高,终年被笼罩在瘴气之中,故而即使是妖物,非特殊种类也不乐意久居山中。君奉天踏入其中时便不难感觉到其中有股忽强忽弱的妖气,他掏出罗盘欲辨其方位,却发现罗盘不知是受了什么影响,磁针在其中胡乱转动显然无法再起作用。他索性将罗盘收起,掐指算准了方向便向山林深处走去。随着更加深入,他大约感知到气息的主人是一只狐妖,只是对方似乎对于他的到来无知无觉,始终没有收敛气息的意思,也不知是只知作恶道行尚浅还是诱敌深入。

行至此处他也不再遂了对方意愿继续前行,而是在四周找寻到几颗古树,以其为基结了幻阵阵,最后取出一颗在游历路中猎取的百年山鸡精的妖丹放在阵眼中。这抛出用以试探的饵算是完成了,他便掐了一道诀隐去身上道气静静寻了暗处等待。

这一等就是三刻钟,直到日薄西山周遭才有了一些动静。林中落叶枯枝被踏碎的清脆声响听起来只像是一些寻常的小型动物,但在这充满瘴气的林中小动物的存在也未免有些不寻常,而与此同时周遭骤然有些浓烈的妖气更加证实了他的猜测。君奉天耐心等待着那物确实是陷于阵中才现了身形,才丝毫不敢大意地提着正法入内中查探。

阵法是他自己布下自然再清楚不过,感应也确实说明了其中困着妖物。但君奉天手持正法踏入阵中,环视一周竟一无所获,心中正警铃大起防备着妖物有后手突然袭击,却感到脚边正有被什么东西蹭过去。低头一看只是一团白色的毛绒不明物,接着白团子像是意识到什么了一样,浑身一颤抬起头。湿漉漉的紫色眼睛与他对视了几秒,紧接着紧紧抱住了他的裤腿,君奉天竟忍不住蹲下身向他伸出手,指尖触到团子额上绒毛时君奉天才惊觉自己这般行为如同着了魔,但并没有收回手还是顺着撸了两下。

不过他终究还是没有忘记自己此番前来的任务,顺了两把毛就将这只小狐抱了起来仔细检查。只见他通体雪白,唯有前额一缕异色毛发,绝非凡物。小狐被抱起时即使被他以算不得多温柔的动作翻过来露出肚皮竟也没有多少挣扎,君奉天借机放出一丝灵力在他体内流转探查了一圈,发现他尽管修为不高,但体内灵气倒是极为干净纯粹,显然绝非心术不正时常作恶的药物所能拥有,而他身上的妖气也是可以沾染上,如今在阵中一番折腾更是几乎散去。如此一来,自己的一举一动只怕都早已落在妖物眼中。念及此,君奉天心知这一次除妖是注定要无所收获,人妖势力划分之界山遭到侵入,必须得尽早回到仙门向玄尊禀报一切。

他终究还是收起剑与阵法,走向下山的路。末了看一眼在他怀中不仅毫无不安,甚至此时已抱着尾巴睡着了的小狐,想了想还是将他一并带下山。或许小狐能为这次的事件带来一丝线索,并且他的灵气如此纯净,将他带回仙门教化,总比留在界山日后被妖魔发现要好,君奉天给自己找了这样两个较为适合的理由。

回到人类村落之前,他将大小足被托在掌心的白狐往宽大衣襟里一塞,便前去村长家中见了巴巴带着的村民们。村长身上的邪气不强,他解开症结之后留下几张道符并叮嘱他们尽快搬迁,便一路往回赶去。山野乡民也知惜命,见他雪发肃容、绝似世外高人,又自界山中回来毫发无伤,自然对他话语深信不疑。了解到事情严重性后更是连声应下,自他一离开都纷忙回家收拾细软与干粮,略有家底者赶紧指挥仆人将重要物品装上辎车,此时无人再敢舍不得那些田产基业。更无人注意到有一赤一黄两只幼狐,自山中钻出一路穿过了村落,在村口岔路上嗅了嗅,循着那道人离去的方向一路跟上。

“玉逍遥这个家伙,尽做蠢事,出来觅个食都能走丢。”

“好友你别生气了,我们也不能就这样丢下他,还是赶紧跟上吧。”

“现在被丢下的是我们吧...”赤狐心中暗暗吐槽,但终究没有说出口打击好友的自信

评论(8)

热度(64)